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练舞蹈的岳母
练舞蹈的岳母
从高中时候我母亲过世,我就一个人住校,放假的时候要不勤工俭学,要不就去当家教,不知道怎么了,一回到只剩下继父的那个家,我就头疼,浑身不舒服,这么多年,基本就没回过家,却不想在妻子的娘家却感受到了这种久违的家的味道。

  岳父五十左右,岳母才四十出头,岳父不但是大学的教授,还是全省各大学里最年轻的副校长,而岳母是艺术学院的老师,人又长得非常漂亮,两人的感情非常好,这么大的人了还天天手拉着手一起聊天散步,可称得上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尤其是岳母,四十多岁的人了,看上去跟三十一二岁差不多,眉目如画,雪嫩的肌肤吹弹可破,穿着一身紧身的居家服,丰满的乳房、翘臀,修长的双腿,显得腰肢越发的纤细,乌黑的秀发用发夹梳了一个偏马尾斜斜的倚在肩膀上,额头前有几率发丝挑染成红色,更是平添几分熟女的风情,跟小茹站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姐妹两呢。

  哎!练舞蹈的人身材都是这么好吗?看的我都有点蠢蠢欲动,赶紧控制住自己的意马心猿。

  「小肖,生意最近怎么样?」

  岳父问道。

  「还行,最近刚中了个政府的标,又有的忙了。」

  「忙点好,现在正是事业的上升期,好好干。」

  岳父欣慰地说。

  「忙忙忙,忙什么呢,赶紧要个孩子才是正经事!」

  岳母端着菜出来,不满的说道。

  「妈,小茹还年轻,我们还想再等一等。」

  我看了一眼正在厨房帮忙的妻子一眼。

  「等什么呀,小肖,你呢也不小了,小茹呢,一直想在舞蹈事业上发展,我让她留校都不愿意,哎!」

  岳母叹了口气:「赶紧怀个孩子,把她的心拴住,这孩子看着柔柔弱弱,可个性挺倔。」

  「妈,不至于的,小茹这两年想在事业上发展发展,我也挺支持她,她还年轻。」

  我劝道。

  「哎,小茹太单纯,现在这社会这么复杂,不适合她……」

  「妈,你们在说我什么坏话呢?」

  小茹端着菜从厨房出来。

  「嗨,小肖呢,你遇事太冷静,小茹呢,又太单纯,不识好坏人,你两呀,妈是过来人,总之,一定要好好守护你们的婚姻……哎,不说了,说多了惹人厌,吃饭吃饭!」

  岳母一边摇头,一边走向厨房去端饭菜。

  「嗯,我会的。」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想到自己淫妻的事情,不禁心虚的向小茹偷偷看了一眼。

  「小肖啊,你多久没回老家了?」

  岳父问道。

  「好久了,结婚时回过一次。」

  我想了想。

  「该回去还是要回去看看,你继父年纪也大了……」

  「爸,你别说了……」

  我很不礼貌的打断了岳父的话,不知道怎么了,一想起继父那个干巴老头,心里就一阵阵的不舒服,头就隐隐作痛。

  「老公,你怎么跟爸说话呢?」

  小茹有点生气,可看见我皱眉头,又赶紧过来帮我按摩头部:「老公,怎么啦,头又疼啦?」

  「孩子,怎么了?」

  岳父起身关切的问我,岳母也赶紧放下手的饭菜,俯身过来问我:「小肖,没事吧,你这个老白,没事别乱说。」

  「没事,老毛病了。」

  我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但心里暖洋洋的,这种被关怀的感觉真的很好。
  饭菜上齐了,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这种家的感觉真好。

  「小肖,听说你爸又要高升了。」

  岳父一边吃饭一边问我。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反正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我埋头吃饭。

  「哎,你这孩子,该去看看还是去看看,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那么大了,身边没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

  我没有做声。

  「好了,不要说这些不高兴的事了,大家吃饭……」

  岳母打岔道:「哎,小茹,你把头发做了?」

  「嗯,妈,做的怎么样……」

  母女两热火朝天的开始聊起美容、衣服、八卦,而我和岳父乖乖地闭嘴,吃起饭来。

  这种家的感觉,真好!回家的路上,我拉着小茹的手,突然对她说:「老婆,谢谢你!」

  「嗯……」

  妻子不明所以的睁着她明媚的大眼睛看着我:「老公?」

  将妻子搂在怀里,嗅着头发上传来的阵阵清香,老婆,感谢你,希望我们俩能一直这样幸福下去!有谁能理解家在一个孤儿的人心里是占有多么重要的地位,这一刻,淫妻的念头在我心里消失不见,心中充满了一种充实而温暖的感觉。
  周一,小茹跟我说,她最近一周会很忙,要很晚才回家。

  「老婆,你们这是又要忙什么呢?」

  我好奇地问小茹。

  「哎呀,还不是我们校长,说要在八月二十号搞个文艺汇演,这两天一直在忙这个呀!」

  「哦,我说你这两天这么忙,那就差一星期了,那老婆你呢,你什么节目呀?」
  我问。

  「我呀,嘻嘻,不告诉你!」

  小茹撒娇似的,用美目瞥了我一眼。

  哦?不告诉我?我看着像个小女孩一样天真可爱的妻子,没奈何的笑了。
  「老公,从今天晚上开始,我的节目要单独加班练习了,你去接我好不好?」
  妻子坐在我怀里,伸手搂住我的脖子,撒娇的说道。

  「好呀,当然要去接了,乖乖老婆一定要等老公去接啊!」

  我宠溺的抱着妻子柔软香腻的身躯,柔声说道。

  晚上八点多,我从健身房练习完,出来给小茹打了个电话,没人接,看来老婆还在加班练习中。

  老婆看来是下功夫了呀,而且连跳蛋、肛塞这些淫具都不让我给她塞了,哼哼,等她忙完这段,看我怎么收拾她!也罢,一个人回家也没什么事干,早点去老婆学校看看她们排舞蹈也不错啊!反正一会还得去接老婆回家。

  开车来到学校,果然好几个教室都是灯火通明,我一间间教室找过去,诶,没有,诶,还没有,哦,幸亏遇见熟人了。

  「晓芸老师,你见我们家小茹了吗?」

  我向小茹的带班组长打听到。

  「哦,小茹啊,她在最后面那个芭蕾舞教室呢。」

  晓芸看见我,诡秘的笑了笑:「别吃醋哦!」

  吃你个大头醋啊!我看了晓芸几眼,这是个俊俏秀丽的女人,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鼓囊囊的胸部,细细的腰肢,丰满的臀部,浑身散发着一种成熟女人的风情。

  晓芸挺照顾小茹的,我们也经常在一起吃饭、唱歌什么的,比较熟了,于是我假装要扑上去的样子:「先吃你个豆腐!」

  「呀!」

  晓芸吓的赶紧一躲,看见我是假动作,才娇嗔道:「哎呀,讨厌,吃你个大头鬼啊,你个坏蛋!」

  那撒娇的语气,娇羞的表情弄得我心里直痒痒,这女的也是个骚货。

  看见其他老师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我赶紧溜走了。

  来到最后一间芭蕾舞教室,这间教室挺大的,走廊上一排通体大窗户,不过全是磨砂的玻璃,看不见里面,不过教室的门上镶着两块长条形玻璃,可以看得见里面。

  我走上前去,向里一看,心里不由得讪笑,怪不得小茹不跟我说,晓芸又说让我不要吃醋,原来是一个帅哥在教妻子跳芭蕾舞。

  只见一个个头跟我差不多的男人,一米八的个子,长得有点小帅,挺白的,正一手扶着小茹的腰,在辅导她跳舞的动作,没听说她们学校有男舞蹈老师啊?
  我在门外瞥了教室两眼,貌似就他们两个,于是我也没进去,站在门外看他们跳舞。

  平心而论,妻子的芭蕾舞蹈动作确实不是很标准,毕竟她的专业不是学芭蕾的,但是她那婀娜的身姿,秀丽乌黑的过肩长发,高高抬起的美腿画出美丽的曲线,成功地弥补了基本功的不足,她舞姿是那么的优美动人。

  「动力腿可弯曲,也可绷直,旋转后回到最初的位置……以屈膝势开始,支撑腿以脚尖站立,另一条腿抬起,膝盖部位弯曲。」

  男老师一边扶着妻子,一边指导她的动作:「张开双臂以保持身体平衡……
  眼睛盯住某个点,身体和腿一同旋转,……速度要快,赶在身体转完第一圈之前找到刚才那个点,盯住不放……「

  小茹又开始重复刚才的动作,我都懒得盯着看了,正四下打量呢,突然房间里传来了妻子的惊叫声,赶紧一看,只见她已经双手护住胸前半蹲着,上半身的衣服已经掉到了腰部。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一脸的诧异,赶紧走进房间。

  「老公,你怎么来了?」

  妻子看见我惊讶的问。

  「我专门来接你的,怎么了,没事吧?」

  我蹲下身体,关切的问。

  那个男老师站旁边一脸的懵逼。

  哦,原来妻子在跳到最高点的时候,双手会像天鹅的翅膀一样张开,而胸口则往前顶出,而就在这一刹那,她双肩的小吊带几乎同时断裂开来,妻子的一对美乳突然间蹦出来,赤裸裸的暴露在男舞伴的目光之下。

  而丰硕的双乳一下子挣脱了束缚,在空中激荡不已,她直到落地才发现不对劲,赶忙半蹲捂着自己的两团嫩肉,可又怎么盖得完?上面还露出一大片晃眼的白嫩。

  我赶紧脱下身上衬衫给小茹披上,靠,让你小子赚到了!我看了一眼男老师,没想到心里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这个,我哂笑了下,看来淫妻真成了我的本能了。
  「好了,今晚就到这里吧,衣服也都坏了。」

  调整了一会的妻子慢慢站起身来,可是声音里依然透着几分慌乱和羞赧,脸都红透了。

  小茹和舞伴都进去换衣间换衣服去了,我四下打量这房间,角落里一大束鲜红欲滴的红玫瑰吸引住了我的眼光,我走上前去,拿起花中间的小卡片,上面写着,致亲爱的宝贝:你是我的天使,带我学会了飞翔,飞过人间的无常,才懂得爱才是宝藏。

  嗯?我心中有一丝不祥的预感,可是紧跟着又感到好笑,自己也太大惊小怪了吧。

  很快,小茹和舞伴都换好了衣服出来,我们一起边往外走边互相介绍。
  「小茹,这是?」

  那男人主动问道。

  「这位是我的老公,肖明成,」

  小茹介绍:「这位是市舞蹈团的杨老师。」

  「哦,你好!」

  男舞伴向我伸出了手,这个男人一幅文质彬彬的样子,但是我感觉他面色发青,眼窝发白,有点纵欲过度的感觉。

  「你好。」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第一眼看上去就不太喜欢这个男的,敷衍的跟他握了下手。

  「小茹很有天分,跳的很好。」

  男舞伴夸赞小茹:「就是来我们舞蹈团也能排到前几名。」

  「哪有,老师太过奖了。」

  小茹又羞涩又喜悦的说。

  「哦,我们先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不喜欢这个男人,总感觉他那看似老实的面孔下,带着一丝狡谲。

  「哦,对了,那里还有束玫瑰没有……」

  我装作不经意的指向墙角。

  「嗯,差点忘记了,杨老师你给嫂子买的玫瑰……」

  小茹对男舞伴说,然后又回头对我解释到:「今天是杨老师和他妻子的结婚纪念日。」

  「哦,祝你们幸福!」

  我言不由衷的对他说道。

  「谢谢,先送你们出去吧,我一会回来再拿。」

  男舞伴有点故作洒脱。

  看着小茹上了我的奔驰车,男舞伴挥手向我们致意,从反光镜中看到他的眼神,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察觉到一丝嫉恨的阴霾。

  接下来的几天里,不知不觉的,我的耳朵里充斥着关于这个男舞伴的事情。
  「老公,你知道不知道,杨老师在他们舞蹈团……」

  「老公,今天杨老师说我跳的非常好,已经……」

  「老公,我听杨老师说,他……」

  我也渐渐从小茹口中了解了这个杨老师的情况,今年二十八岁了,出生农村,一个人来到省城,学校毕业后进入进入市舞蹈团,孤身奋斗,现在很受器重,去年结的婚,老婆是他们舞蹈团的。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我悄悄的向跟市舞蹈团比较熟的朋友打听了下这个人,跟小茹说的有点不一样啊,什么受器重,就是舞蹈团里的二三线演员,天天不务正业跑在外面走穴拉生意,他老婆跟团里的领导好上了,现在正在闹离婚。
  闹离婚?那结婚纪念日那束红玫瑰?我心里顿时感到一阵不舒服。

  看来我有点放松对感情的呵护了,有人打算乘虚而入?结婚一年多了,有多久没有给小茹送过花了?我暗自反思。

  当再看着小茹说到杨老师长、杨老师短时,那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我心里忍不住有一点不悦,讽刺的说到:「是啊,他是挺有才华的,有到老婆都要跟人跑啦!」

  「老公,你说什么呢?」

  小茹不高兴的说。

  「好啦好啦,不说了,老婆,你不会是有点喜欢他吧?」

  憋在心里好几天了,老憋着有点难受,我突然跟对妻子说。

  「老公……你……你说什么呢?」

  小茹看着我,脸上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慌乱:「怎么会……」

  这傻妞,有什么事脸上都藏不住,我的心忽的往下一沉,难道他们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看着我阴沉的表情,小茹撒娇的说:「老公,你瞎琢磨什么?就是临时搭档跳个舞而已啊,跳完我们就不来往了。」

  真的是这样吗?我心里有些怀疑。

  「老公,明天要正式演出了,今天下午,我们最后彩排一次,老公你也来看吧?」

  小茹看我脸色不好,摇着我的胳膊撒娇。

  「好,好,我去,我去还不行嘛?」

  真受不了,这么大的人了还是像小姑娘一样爱撒娇。
 下午,开车送妻子来到学校,他们的彩排在学校内部的小礼堂,我看着现场忙忙碌碌的人们,感觉悠闲的自己站在一旁与现场格格不入。

  站了一会,看了两个节目,我觉得好无聊,去后台看看小茹吧,于是我起身向后台走去。

  这个礼堂的后台挺大,后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都是演员的化妆间、换衣间什么的,看着走廊里来来往往的人们,但是好多都是学校的学生,没一个我认识的老师,老婆在哪儿呢?我犯难了。

  这时,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走廊里,哎?这不是跟小茹搭档跳舞的那个杨老师吗?不知怎么的,我不想让他看见我,闪身躲在一边。

  只见他走到一间化妆间门口,敲了敲门,门打开了,他朝里面说了几句话,一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啊?这不是我的妻子小茹吗?两人站在门口悄悄说了几句什么,我正要上去,却见他们两个一起转身向走廊尽头走去,然后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处。

  嗯?我马上追了上去,走到尽头一看,面前是一道向下的楼梯,原来这里通向地下室,我心里疑惑大起,眼看节目就要开始,老婆跟他到这下面干什么?我下了楼梯一看,下面跟上面的格局一样,一条走廊,两边全是一个一个小房间,每个房间上半部分有个长条形的小窗户,高于外面的地面,朦胧的光线透过窗户照着房间,不同于上面的走廊的是,地下室的走廊里还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杂物。
  嗯?他们去哪儿了?地下室房间的门上都没有锁,里面堆满了道具、服装、布景等等,我一间间的查看过去。

  这时,从前面的一间房间里传来了男女说话的声音,我蹑声蹑脚的循声找过去,声音是从一堆演出服后面的左侧房间里传来的,我悄悄地走到衣服架后面往里一看。

  透过小窗户朦朦胧胧射进来的的光线,我看见老婆穿着一身白色的吊带芭蕾舞服俏生生的站在里面,上半身的胸衣很紧身,两个白嫩的乳房露出了大半个,紧紧地挤在一起,形成一条深深的乳沟,蓬蓬裙下是穿着白色连裤袜的修长美腿,脸上已经画好了淡淡的妆容,修眉如黛,颜若娇花,是那么的美艳动人。

  妈的,那个男老师正抓着小茹的手在跟她说什么。

  「小茹,求你了,节目马上要开了……」

  知道节目马上要开始了,还拉我老婆到这里来想干什么?「不……不行……」
  小茹撅着小嘴,满脸通红的说。

  咦,老婆的脸怎么那么红?「求求你了,好小茹,好宝贝,好妹妹……」
  「……」

  小茹脸红红的,不说话。

  妈的,真不要脸,连好宝贝、好妹妹都叫出来了!他究竟想干什么,我越发的好奇了。

  「你看,它这么大,一会怎么上场啊?」

  说着话,他拉着小茹的手放在自己的裤裆上。

  「啊……」

  小茹惊吓的叫了一声,抽回了自己的手,他的裤裆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包。
  「帮我弄出来吧,好不好,」

  他一脸恳求的神色:「芭蕾舞男演员上场之前都要先弄出来,要不跳舞的时候有反映很尴尬的。」

  「那……不行……」

  小茹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犹豫不决。

  「再说,我们团里跳芭蕾舞蹈的,上场前都是女演员给男演员弄出来得,这很正常没什么。」

  他看见小茹有些犹豫了,一把拉下自己的裤子,释放出了自己的肉棒:「你看,它都这么大了!」

  啊!怪不得他说不弄出来就不能上台呢,只见他的鸡巴又长又粗,足有二十公分长,那黑紫色的龟头有鸭蛋大。

  「啊!……」

  小茹羞的别过脸去:「你干什么,快穿上……」

  「好妹妹,就弄两下,很快的,弄出来就没事了。」

  他一边可怜地哀求着妻子,一边抓起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阳具上。

  「那……那……」

  小茹娇羞的拒绝着,手却被男人的双手用力握住了男人的阳具,她的脸上露出了掩饰不住的惊讶表情,啊!好粗,好大………

  男人用哀求的口气说:「好宝贝,求求你了,就一次,好吧!」

  操你妈,带我老婆来这里居然让她给你打飞机,我老婆一定不愿意的,看到这里,我气愤的想出去拉开他们,可眼前发生的一幕却像一盆冷水浇在我头上一样,使我呆呆的立在了原地。

  小茹低着头羞答答的,终于答应说:「就,就这么一次啊……」

  「行,行,快弄吧,我涨的的受不了了。」

  男人脸上露出了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

  小茹居然蹲下了身子,用小手紧紧地握着男人的肉棒,近距离看着男人的大鸡巴,不由得惊叹:「好大啊,嗯,好烫………」

  说着,她柔嫩的双手开始轻轻地来回捋动肉棒,不时还轻轻的用指甲掐他的龟头。

  「啊……啊……爽……」

  男人轻呼着。

  捋了几分钟,男人还是没有射精的预兆,「哎呀……手都酸了……」,小茹翘着小鼻子,摆了摆手腕。

  「帮我……吸……,宝贝,帮我吸一下吧。」

  男人得寸进尺的说道:「上场的时间快到了……」

  不要啊,老婆,不能听他的话!我心里呼喊着,身体却像被毒药麻痹了一样无法动弹。

  妻子盯着眼前青黑色的肉棒看了一会儿,犹豫的叹了口气:「哎……便宜你了……」

  小茹伸出了舌头,开始像舔冰淇淋一样舔着男人紫黑色的龟头,香舌不停在上面打圈。

  「好爽啊……不要光舔……把整个龟头吸进嘴里……」

  男人用手温柔的抚摸着妻子的脸颊说。

  小茹闻言,顺从的把男人的龟头吸进嘴里,吞吐了两下,深深地出了一口气,然后竟然一下低头把男人整根肉棒含了进去,然后用幽怨的眼神向上望着男人。
  不可思议,妻子居然为他做深喉,我简直看呆了眼,只见二十公分长的大鸡巴全根没入了我妻子的小嘴,把她的脸颊插得高高鼓起。

  老婆居然这么,这么听他的话,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我的心冷得如同万年寒冰,一种悲伤的感觉萦绕在心头。

  「呜哇……你这骚货……还没叫你就自己整根含进去……真想让你……老公看看你的骚样……」

  男人被小茹嘴里的动作和眼神给刺激到了,爽的直叫。

  「说什么呀……讨厌……」

  小茹从嘴里吐出了鸡巴,娇羞无限的瞥了男人一眼,嘴唇跟龟头上还跟连着一条口水形成的银丝。

  「快……快……继续啊……啊……啊……」

  说着,男人一手抬起妻子的头,另一手握着自己的肉棒塞进妻子那两片微微张开的红唇里,接着再双手抓着妻子的头,自己快速地摇动屁股,令他那条紫黑色的粗大肉棒在妻子嘴里一进一出地抽插着。

  「唔……唔……唔……」

  妻子嘴里随着男人的紫黑色肉棒的进进出出,不断发出「唔唔」

  的声音,看来男人每一下抽插都深入她的喉咙深处。

  「唔……喔……唔……嗯……」

  这时妻子加快了吞吐的速度,并且发出诱人的声音。

  突然,男人「噢」

  的叫了一声,全身颤抖着,妻子喉咙也发出「唔……喔……咕噜……」
  的声音,他似乎已经射在妻子嘴里。

  男人缓缓地从妻子嘴里拔出鸡巴,但他还没有射完,「噗噗」

  的几股精液喷到妻子的额头和脸上,还有少许精液溅到她的秀发上。

  妻子跌坐在旁边的道具箱上,张开两片红唇大口大口气地娇喘着,大量乳白色的浓稠精液从她两边嘴角不断流出来,她那化了妆的俏脸上也满是白糊糊的精液。

  「来,帮我舔干净。」

  这时,男人把射精后的半软鸡巴递到妻子面前,喘着气的妻子一双美目哀怨的望着男人,犹豫了下,然后伸出舌头把沾在他龟头上的精液舔得干干净净。
  「哎呀,弄得人家满脸都是,马上就要上场了。」

  小茹埋怨着男人,一边找东西擦脸上的精液。

  「宝贝,别动,让我好好看看你。」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去搂我的妻子。

  「哎呀,干什么嘛?」

  妻子娇嗔着,一边打掉他伸向自己下身的魔掌:「别动,弄湿了一会怎么上台。」

  「哎,宝贝,你的阴毛该刮一下了,怎么还没刮,明天就要正式上场了。」
  「非要刮吗?」

  「当然啦,要不阴毛会漏出来,很难看。」

  他边说边指着妻子的下体说:「不信,你看看。」

  小茹低头一看,因为跳芭蕾的原因,里面穿的是一件肉色的丁字小内裤,果然调皮的阴毛已经悄悄地透过白色的裤袜漏了出来。

  「啊!」

  小茹惊呼一声,伸出拳头敲打着男人:「讨厌,坏蛋,看见了也不早说,害人家……」

  男人色眯眯的说:「要不要我帮忙给你刮呀?」

  「去你的……」

  妻子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

  只见男人低下头在小茹耳边轻声说几句话,只见小茹的脸「唰」

  的泛起一片红晕,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我只听见了「那明天」、「还」、「这里」

  几个词,但是大概意思我想我是不会弄错的,这对奸夫淫妇!妈的,亏我还对小茹讽刺说人家的老婆都快跟人跑了,看来快要跟人跑了的是我老婆啊!我才是天下第一号大傻逼!「走吧,快开始了,我还得补补妆呢。」

  小茹催促道。

  在妻子的不停催促下,他们两人匆匆的收拾了下,离开了地下室。

  不知不觉中,我发现自己僵直的身体恢复了行动能力,乘人不注意,赶紧从后台出来,等候着节目的开始,心里尽是忐忑的感觉。

  在低沉、委婉的大提琴声中,小茹的表演拉开了序幕,妻子婀娜的身姿动静皆宜、张弛有度,在音乐声中尽显女性身材的修长、唯美,现场的人们投入的欣赏着,沉浸在唯美的色彩中,被舞蹈的艺术氛围所打动。

  当曼妙的舞姿结束后,妻子低头下腰的谢幕动作才把我们拉回现实里,场下的老师、学生们不遗余力的鼓掌赞美着,妻子脸上也流露出满意、享受的神采。
  「小茹,太棒了!」

  「茹姐,你跳得真好……」

  看着换好衣服从后台出来的妻子,一路上跟她打招呼的人都不住口的称赞,妻子的脸上挂满了止不住的喜悦。

  「老婆,你跳的真美!」

  我迎上前去。

  「老公,谢谢……」

  小茹高兴地说:「还要多亏杨老师教的好。」

  看着我突然阴沉下来的脸色,小茹也意会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

  上了车,两个人都沉默不语。

  我的心情有些沉重,老婆的行为已经有点脱离我的预想,我不希望有什么脱离控制的事情发生,更不希望她受到什么伤害,毕竟我深深爱着自己的妻子。
  「老婆,刚才我去后台找你,怎么没找见你呀?」

  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老婆能把已经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告诉我。

  小茹俏脸有点发红,犹豫了一下说:「可能,我那会儿去上厕所了吧。」
  「老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故意笑着,用轻松的口吻说道。

  「没有没有,」

  妻子强笑着说:「老公,我怎么会有事瞒着你呢。」

  「没有就好。」

  我叹了口气,心里越发的沉重了,不能强硬的逼着她询问,那样只会将她越推越远。

  「……」

  小茹沉默着。

  我觉得,好像有一层无形的隔膜在我们之间悄悄地产生。

  晚上,小茹爬上床:「老公,你摸摸,人家把这里刮得干干净净哦。」
  原来她偷偷摸摸的在浴室里刮干净了自己的阴毛。

  「老婆,怎么突然想起来刮毛了,」

  我摸着老婆柔嫩的两瓣唇肉。

  「就是……想你看看……」

  妻子害羞的说道,眼睛期盼的看着我。

  「难道是跳芭蕾需要刮的呀?」

  大概是心里还是想着老婆能对我说实话,脑子里却不断地回想着下午地下室里发生的那一幕场景,嘴里不知不觉的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哎呀……不是……不是,就是……想让老公看看……美不美。」

  小茹有点惊慌地说道。

  「噢……」

  我淡淡的回了声,心里有点失望,正在膨胀的欲望也渐渐消退了。

  「老公,它怎么软了……」

  小茹握着肉棒疑惑的问我。

  「哦,老公有点累了,」

  我抱了抱小茹:「早点睡吧,明天正式表演,你还要早起呢!」

  「我们……都一个星期没做了……」

  妻子脸上带着一丝幽怨。

  「这两天太忙,等你忙过这两天好不好?老婆晚安。」

  「哦,老公晚安。」

  小茹的语气带着一丝失落。

  夜里,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开始担心失去小茹怎么办?我是那么的爱她,淫妻只是一个爱好,不等于我就要把爱妻拱手送人,看样子他们之间还没有到最后一步,我应该怎样才能挽回呢?脑袋里昏昏沉沉,半夜才睡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