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师母来的电话
师母来的电话
有一天,我在家里看电视时电话就响起来……

  「喂!找谁?」

  「哦……你是小健吗?」一把很温柔女人的声音正叫着我儿时的名字。

  「……我……是……小健……你是谁呢?怎知我叫小健呢?」我很奇怪的答她……「呵呵……是我呵,你忘记了我吗?我是你师母呵……」「哦……是师母呵,你怎会打电话来的,我们真的很久没见呢,师父他怎样呀?」「我们都很好,你妈妈呢?我找她有事呢。」

  「她不在呢,跟爸爸去了旅行,下个星期才回来呢,什么事呢?」「没什么,只是有几封寄去你家的信我帮你们拿了,看看你们什么时候拿吧!」「哦,那好的,我过两天来吧,我不用上学去,真是麻烦你呵……」我的师母,是我的旧邻居,因他的老公是跌打师傅还懂一点功夫的,所以我们那时一大班的小孩子就嚷着要跟他学功夫,叫惯了口便说他是我们的师父了,而他的老婆也顺理成章变成我们的师母。师母那时大约是30岁,比我大十几年,而师父就比她大了十岁。因我们搬了家,所以有信件寄来时她都会帮我们收好的。

  我挂了电话后就满脑子想着师母,记得那时我们都是住在屋村大家都很相熟,记得师母是一个很性感的女人,常常穿背心、吊带裙等会显露她美好身材的衣服,小的时候还不懂,但大了点时就会对女性身体有无限幻想,我也不止一次是把师母成为我打飞机的幻想对象,这样子想了想自己的手也起机了!

  过了两日早上,我就到师母家取信件。一开门,就看到她还觉得她比原来更迷人更漂亮,可能我现在越来越懂欣赏女人吧。她看到我来,很客气的招呼我入内,并叫我坐一会她去拿信件给我,她那天穿了一件白色吊带的长睡裙,很薄的那种,当她转身时还看到裙里的深色内裤的印,真是很迷人,然后她拿了信给我并坐下来跟我聊天……「咦,师父他呢?他在那呵?」

  「他现在去开的士了,已没有去做跌打这行呢……他开早更要五点多才回来的!我想你还是等不到他了!」「哦,那太可惜了,下次吧,下次我要请他吃饭呢!」突然她好像想起了还有些工作要弄,她就叫我自己坐下吧她去弄东西,我看着她站起来时弯一弯腰,就看到她里面白色的奶罩,真的很美很大!那时,满脑子就是想佔有她的身体只是没有胆量吧,但小傢伙就不听话的竖起了,而且还很硬的!我见她在忙着,就站起来说帮帮她手吧,她正在擦地随着擦地的动作我站起来的位置正好欣赏到她吊带裙里面的奶罩,我……那刻很紧张,又不想错过这个时刻,根本已忘了形也忘记她是师母呢……她忽然停住了手……她发现我在偷窥她的春光,还看到我裤子里已有大东西在竖起了帐蓬!

  她站直身子……说:「呀……你坏了,这样看我吗?」「我……对不起呢!」我很害怕的说,但已不知说什么好!

  「呵呵……」她笑了笑:「原来我们的小健现在已大个仔了,还懂去看女生呵!真坏呢!」「我不小了,明年考完会考都17岁了……不过……师母……讲真你真是越来越漂亮呀!」她脸红了一红说:「呵呵,还会懂说话哄人家呢,我看你还真的不小呢!真的长大了!哈哈」说完她也看了看我的裤子……我也低下头看看,我的天……那天我穿了运动裤,所以小东西在胀大时特别的显露出来!

  「哈哈哈……你真坏……」她还看多一眼在取笑我……我那时不知怎样好,但突然之间好想跟师母做爱……淫念一起,我很大胆的一个箭步把她紧紧的拥入怀里。

  「师母……我好想……可以吗?」

  「呀……」她呀了一声……想争扎把脱我并说:

  「你太过份了……快点放开我……我是你师母还大你很多呢……快点放手呀……」「师母,我好喜欢你呢,常常都会想起你……」我没有放开她,还更用力的把她拥抱着,而她的一对乳房也更贴着我的胸膛,真的很坚挺又很有弹性!而我手也在摸她的后背和屁股……她不停的争扎尽力的摆动身子,而我的鸡巴也随着她摆动隔着她的裙子在磨擦她的下阴……越磨我就越硬了……她争扎越来越微弱了……「快点……放开我……如果让你师父看到就不行的……呀……不要……」「我……你……不是说他要五多点才回来吗?……师母……我很想要呵……可否给我……?」「你……神经病,太下流了……我怎可给你……快点放开我……」但我发觉她原来推开我的手已没有再用力推我了……我一边抱着她一边把左手伸前在搓她的乳房,她一下振动……但好像已无力的推开我,还把手放在我的肩上,这样我更轻易的在搓她奶子……我低下头嘴在找她的红唇,舌头已很轻易的伸进她的嘴里,她在吸吮着我的舌头,我想不到她会这样子……太美妙了……初哥的我从来没有这样亲吻过,跟小女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她不停的吸吮我的舌头,而手也不停的抚摸我后背,还很紧的抱着我好像怕我走掉了……而我的手也不停的搓她的奶子,另一手就把她的睡裙拉高,然后摸她的内裤,手指就挑起内裤的边沿直接摸她的下阴,她呀了一声,我发觉她已湿得好厉害呵……手指就很轻易的在插入她的淫穴……她不停的摆动配合我的手指……而她也不客气,她的玉手已从我的裤头里插下,也一样的把我的内裤挑起一手就抓住了我的子孙根,「哗……你……好大呀……比你师父大上一个码也不止呢……」她很激动一边套弄我的傢伙一边说。她离开了我的咀吧……然后蹲下身来就一下子把我的运动裤和内裤都一拼脱了下来!还不停的用手去摸它,那时我已很硬很激动了……但也觉得我好像由主动变成被动了……忽然我的大傢伙好像很温暖的感觉,我低下头看看……原来她已把我的小宝贝放进口里还不停的吸吮……噢……太舒服了,我从没有试过有女人为我口交……令到我的身子也站不隐……只好用手搭着她的肩……享受她为我带来前所没有的快感……她好像很饥饿的不停的食我的傢伙……一会儿,我脑里只一片空白……白色的精华就完完全全的射到她嘴里去……但她还不停的吸吮,把所有精子都吞下去了那种感觉好难忘……她抬起头来看看我,并笑笑口的问我舒服吗?嘴角还有我射出来的精液……她站了起来……「你去我的房间等我吧……我想去洗手间清理一下……」我还傻傻的好像做梦一样,什么都想不出来,就转身到了她的房间并坐到她的床上……小傢伙还在不停的跳动……很快她就从浴室里出来了……我抬头一看……呀……原来她已一丝不挂的已站在我面前……「哈哈……干嘛傻傻的样子……没有见过漂亮女人的裸体吗?」她的手放在我肩膀上,一对奶子就对着我的眼前……「是不是第一次?」

  我点点头……「是……」

  「哈哈……不过你的小傢伙真的很粗大……想不想……?」「想呵……」「还不把我抱到床上去?」

  我很快就弹起来,并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这时我再也不傻了,也把我仅余的上衣也脱下来一下子就压到师母身上。我们的舌头又再纠缠着……她的身体很柔软……身材很丰满……一对奶子又白又滑、完全不像已生下孩子的躯体……我的傢伙早就已经又竖起来了……然后她把腿分开点,可能知道我第一次吧……她也用手把我的东西引领到她已湿滑的阴唇前,傻仔现在也应懂怎样做了,我挺一挺腰,一下子就把我的大鸡巴完全的插入了……她很大声的叫……「呀……好大……快点……是……是这……样……快点……不要停……你好厉害……」我不停的出出入入,一边也看着师母的表情,她真的已失神了……也胡乱的叫和不停的摆动动着,并配合我的冲刺……「呀……呀……呀……好小健……师母给你弄死了……」她已达了第一个高潮……但脚还是交差的缠着我的腰,可能我刚才在她口里已射过一次,所以第一次做爱的我到现在还是冲得很有劲……她又大声的叫了……「噢……呀……死啦……够啦……呀……」

  我越听她这样叫越插得越快……根本精子已没有受到思想的操纵……我呀的一声又把我的精华射了出来,把她的淫穴填得满满的我那时有点累了,便躺在她旁边休息一会,她也回过神很熟练的去拿了纸巾去清洁下阴……然后说:

  「唉……想不到今天会这样子跟你这个小鬼头做爱……唉……你太过份呢……」「对不起……师母!……我刚才真的忍不住……」「唔……算吧!……不做也做了……但你要应承我这件事不可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你师父,他知道必定打死我们……」「知道啦……我一定不会向人透露半句话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