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嫂子们都爱我
嫂子们都爱我

  因为因为村里的的嫂子们,王大力很早就尝到了性爱的快乐。

  王大力的第一次,是被桂花嫂子夺去的。桂花嫂子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快人快语,敢说敢做。什么话在她嘴里都像平常话一般,说出来就是。

  忘不了那个夏天,桂花嫂子看到我一个人在家,“哟,他小叔在家呢?怎么没出去干活儿呢?”

  她是想问我一个手机上的问题的。“手机老是卡,你看有什么办法吧?”我给她清理了一下内存,删除了许多没用的小程序。关机,再打开。果然快乐一些。

  “他小叔就是厉害啊。不知下面厉害不厉害?!”说着话,手摸向了我的裤子。

  我早就对桂花嫂子想入非非了,见桂花嫂子主动惹我,就摸上了桂花嫂子的大胸。桂花嫂子拥着我,走进我的卧室。“给你看看,桂花嫂子的好宝贝!”说着话,将上衣脱下来,打开胸罩,一对膨胀的大奶子飞了出来。

  我一看,直了眼。那么大?!赶忙趴在桂花嫂子的胸前啜饮起桂花嫂子的奶子。

  桂花嫂子抚摸着我的头,“他小叔,我早就想和你发生关系了。就怕你看不上嫂子。”

  “哪能呢,桂花嫂子那么漂亮,我心里早就想着你,打飞机都是幻想着和你在一起的!”

  “桂花嫂子那么好?我都不知道。”

  嗅了嗅桂花嫂子。桂花嫂子身上有一股好闻的香味儿。“桂花嫂子身材好,脸蛋漂亮,而且很香!”

  “那桂花嫂子就给你,让你玩儿个够。”说着话,桂花嫂子脱下了长裤,然后将那条遮盖不住任何东西的小内内也脱了下来。赤条条的站在我面前。

  我赶忙脱去自己的衣服,赤身裸体的将桂花嫂子推到在我的床上。桂花嫂子分开两腿圈起来,“来吧,他小叔!使劲干我!”

  我没头没脑的向桂花嫂子冲去,可怎么也插不进去。桂花嫂子扶住我的鸡巴,对准自己的蜜穴,“好了,使劲!”我一沉屁股,插进去了。又湿又热,好舒服!

  桂花嫂子抬了几下屁股,肉棒在里面活动了几下。我就明白了。原来要这个样子啊!抬起屁股,一路抽杀起来。桂花嫂子“先是”唔唔“几声,然后放开嗓子大声的嘶喊起来:”哎哟,哎哟,快活死我了,啊啊,好舒服啊……“我家住在村东头的果园里。离开村子要几里地呢,平时根本没有人过来。因此,桂花嫂子扯开喉咙嘶喊也不会有人听到。

  想不到,正在兴头上,门开了。一个少妇走进来,”桂花,吃独食呢!“桂花睁开眼一看,原来是本家的一个嫂子,叫春妮。”春妮,你怎么来了?“”兴你来就不兴我来了?“

  我羞愧的低下头,”春妮嫂子,你坐!“

  ”我不坐了。看你们玩儿吧!“

  我的鸡巴还插在桂花嫂子的肉穴里。春妮嫂子走上前,按住我的屁股,”继续啊!“说着话,自己揭开了衣服。我明白了,春妮嫂子也是想和我发生关系呢。于是继续发动,冲击着桂花嫂子。

  桂花嫂子一边在我的冲击下嘶喊,一边回应春妮嫂子。”春妮,真是偷做不了任何事啊。刚刚和他小叔热乎热乎,你就赶了过来。看来,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像偷汉子!“”还说别人偷汉子呢,你看你,在干嘛?“春妮说着,舌头舔向我的胸口。这个时候,春妮早已经一丝不苟了。

  春妮将我翻了个身,推下桂花嫂子,让我平躺在床上,然后骑上来,将我的肉棒吞了进去。开始起起落落。原来也可以这样玩儿!

  桂花嫂子趴在我的身前,抱着我的头,和我亲吻在一起。她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挑逗着我。我也回应着桂花嫂子,舌头伸进桂花嫂子的嘴里搅动。桂花嫂子含住我的舌头,轻轻的扣咬了几下,然后又绞缠起来。

  春妮嫂子骑马式干了一会儿,自己躺下,拉我上去,我直接插进春妮嫂子的肉洞,”啪啪啪“的干了起来。春妮嫂子星眼迷离,”恩恩哼哼“的开始叫床。”好舒服,好舒服,比我们家那个男人强多了!“”春妮,在家里没有满足过啊?“

  ”你在家满足了?怎么还到他小叔这里找吃的?“”捏着春妮的乳房,“我叫你嘴厉害!我叫你嘴厉害!”

  春妮嫂子被捏得呲牙咧嘴,“桂花,要死啊,看我起来不收拾你。”

  “你怎么不起来啊?起来来啊!看谁厉害!”

  春妮嫂子正在下面享受呢,怎么肯起来和她斗!

  “看不到我正忙着吗?”

  桂花嫂子自己在旁边躺下,拉了我一把。“他小叔,该我了!”

  我只好拔出肉棒,插进桂花嫂子的蜜穴里。“啪啪啪”再度干起来。

  春妮翻过身来,趴在我身上,和我亲吻起来。我们俩的舌头绞缠在了一起。

  两个女人躺在旁边,一会儿插这个,一会儿插那个,或者其中的一个女人推开另一个,自己骑坐在我身上起起落落,在上面干我。最后我将浓精撒进了桂花嫂子的蜜洞深处。桂花嫂子脸上的红晕就像起火了一般。

  春妮嫂子看到我在桂花嫂子逼里交了货,有点不甘,拉起我让我跪着,趴在我下面将我的鸡巴含进嘴里,一番舔弄,我再一次雄起。春妮嫂子自己躺下,拉我上马,重新燃起了战火。“啪啪啪啪”淫声再起。春妮嫂子放开喉咙,大声的嘶喊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快活死了!我快活死了!……”

  看到春妮嫂子快活的样子,桂花嫂子将我拉起来,让我将鸡巴插进她的蜜穴。在桂花嫂子身上干了一会儿,春妮嫂子叫道:“这回要在我身上交货!”

  “你个骚货,一点也不肯吃亏。给你吧!”起来让开位置,春妮嫂子重新让我插进了她的蜜洞。一阵紧似一阵的冲击,春妮嫂子“啊啊啊”连声叫喊,“我快活死了呀……”紧紧贴在春妮嫂子的身上,我再一次在春妮嫂子的蜜穴里交了货。

  连续两次交货,感到有点累,就躺在床上,伸开两只胳膊,桂花嫂子和春妮嫂子一边一个,躺在我胳膊上,我的手,搭在她们俩人奶子上,捏弄把玩。两个人都很满足,躺在我两边,叽叽喳喳的说着村里的趣事。

  我大学毕业,没有出去找工作,而是回了家,侍弄起父亲的果园。我学的是农学农艺,正好可以大展身手。改良嫁接了父亲的老果园,无论是外观还是口感都有了一个大的飞跃。我又在网上联系了几个大城市的超市,签订了订单,无论收获多少果品都不愁销路。而且价格高的吓人呢。

  春妮嫂子咬着我的耳朵,轻轻对我说:“他小叔,能不能将俺家的果树也改造一下?让俺也沾沾他小叔的光!”

  考虑了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你和桂花嫂子再联系几家,大家组成个合作社,统一管理,统一销售,你看这样行不行啊?”

  “那好吧。就按你说的办。”

  第二天,一大帮娘们光顾了我的果园。大家围着我,几乎把我挤成了蛋。“他小叔,谢谢你想着我们。怎么样感谢你呢?”

  “那还不好说,以身相许吧!”

  “那可是求之不得呢!他小叔,我要以身相许了!”说着话,抱起了我的头,将我按在她的大奶子上。

  “恒奎嫂子,快放开我。你要憋死我啊!”

  大家叽叽喳喳的议论了一番,确定了改造的顺序、规模,以及以后的管理模式。等大家都走了以后,春妮嫂子和桂花嫂子留下来,和我收拾了刚刚大家喝水的茶具,打扫了一番地面,两个人看着我,笑嘻嘻的。我说,“人家还没走远呢,急什么?”

  “谁急了,说什么呢!”春妮瞪了我一眼。桂花嫂子捏着我的腰上的软肉,“白白便宜你,你还说三道四!”

  走到院子外面,看看那些人确实是走远了,我关上大门,拥着两具成熟的肉体,进入了卧室。急三火四的脱去了衣服,三个人裸萦相见。桂花嫂子含住我的鸡巴,春妮嫂子用她的奶子在我身上摩擦。推倒桂花嫂子,直接插入。桂花嫂子“啊哟”一声,“啪啪啪”的声音响了起来。春妮抱着我的头,贴在我的背上,用奶子反复摩擦。嘴唇和我的嘴唇紧密相接。舌头在彼此口腔里交互缠绕。我的打手捏着桂花嫂子的乳房,又白又大又软,好有手感。

  春妮嫂子拉我起来,自己躺下,让我伏在她身上,分开两腿,让我插入。“噗呲”一声,尽根而入。春妮嫂子早已经淫水淋淋了。“恒奎嫂子的奶子软乎不软乎?”春妮问我。

  “有春妮嫂子和桂花嫂子的奶子就够了。别的我没想。”

  “想不想我去安排下,让他们一起服侍你?”

  “不要了吧?那样不好。”

  “那我们俩一定要尽心尽力的伺候你,让你快乐!”

  “好嫂子,谢谢你们!”

  “谢什么,看不到春妮那满足的样子吗?她自己快乐着呢!”

  “死桂花,你不是一样欲仙欲死的吗,还有脸说我!”

  一边轮流的干着桂花嫂子和春妮嫂子,一边和她们交流着。

  桂花想了想说道:“你要想,我看不如将心如那丫头拉进来。我看她看你的眼神不一般。”心如是今年刚刚娶进来的一个新媳妇。是大刚的老婆。

  “那就这样吧,你问问看!”

  “问什么?这种事可以做不可以说。傻啊你!”

  在桂花嫂子和春妮嫂子的肉穴里分别洒下啦精液后,搂着两个人说了一会儿情话,两个嫂子起身穿好衣服,和我告别。

  以后,心如被拉进来,我们四个人,大家熟门熟路,只要一个眼神,就知道彼此在想什么。这样快乐的过了三四年,知道我结婚以后,再也没有那个条件,可以随心所欲的玩乐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