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鸡店老板梅姐
鸡店老板梅姐
她原来是在一个闭塞的农村长大的,今年三十五了,这里的人都叫她梅姐,二十岁时嫁给了一个比她大十岁的沿海城市的男人,那男人有点残疾,给他生了一个小孩后,那男人就对她不好,经常打骂她,对她也十分的吝啬,而且那残疾男人还在外面乱搞女人,所以那个家她很少回去,只是想小孩的时候就回去一趟,今年还是春节出来的,好在她的老家离这里不是很远,有空也去去老家。这个店是她今年初才开的,生意很不好做,做这个生意很难,红黑都要熟,好在她老家来了几个姐妹来帮帮她,所以才做到今天。我就对她说:“你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在一个生地方一个懦弱女子能独挡一面,要撑起这么一个店面,结交各式各样的人已经很不简单了。她说:”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不能靠他养我,我就只好靠自己了,虽然也不少人也打我的主意,但好在我底下有一些小姐,到了关键时候我就只好叫她们来顶替我了,现在的男人哪个不好色,只要有个那个洞他们谁不搞,他们还跟你讲什么感情,只要有女色个和金钱就行了。“我说:” 也是。“她又说:”今天我看到你,我就有好感,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那么就跟你来了,原来听到那些小姐们在店里说什么样的男人什么样的作爱等等,有时侯讲得我也心猿意马的,也想和人做,但在这里我要是和本地方的那一个人做那事,一来会得罪一些人,二来经常在一起也会造成不好的影响,三是也不能对店里的人交代,四是会有一些人还以为你梅姐是那么一个人,既然人家能和你我们也能和你,那就麻烦了,我这个店面也不要开了。今天我一看你就不是本地人而且我看到你就有好感,所以就跟你来了,现在看来你还真的不错。“我打趣说:”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很坏的,你今天把我弄的快活,我以后会经常来找你的。“她说:”才不呢?你和我作爱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你是那么仔细你服侍我,那么有耐心,又不强迫我做什么。我相信的的,你也不会经常跑来找我的。“说话的时候我看出她也是一脸的真诚,估猜她也不会说假话。于是我把她搂抱的更紧些,她的身体已有些凉意。

  我就起身从另一张床上再拿来一个毛巾被盖在她的身上。绝大多数时间他都说的是她自己。很少问到我的情况,只是打趣说我的哪个同学很好色,一看就知道是个色鬼,并风趣地说今天晚上来的哪个小姐现在可能吃尽了苦头,可能他们现在都做了几次了。我说那好呀,我们再来呀。她笑了笑。我起身坐了起来,到了一杯水,坐在床头看着她,她侧过身望着我,说你不冷吗,不要冻着了。我就说我就喜欢这么看着你,她说我有什么好看的,比我好看的小姐多的是,哪天我介绍几个给你。我半开玩笑的说好呀。她笑着不出声,过了一会才说你们男人都是色鬼。我说那能呢只要你在,我是不会乱来的,除了我老婆就是你了。她就问你老婆怎样,我说我老婆很贤惠,我们的感情很好,性生活也很和谐。我以为她听了要生气,那知道她却说,做你的太太真幸福。我赶紧说你不要想那么多了,你盖好睡吧,现在已经不早了,不要冻了,关键是身体要好。她反问你不睡吗,我说抽根烟,我看着你睡,她笑了一下就闭着眼睛。我抽完烟,她突然睁开眼睛说你快上床,不然感冒了明天回去要挨骂的。我上了床她赶紧把整个身体贴者我说:“你不来我睡不着”。

  她用两个乳房和温暖的阴部贴者我的肉体,我们有搂抱在一起,她的身体已经很暖和了,我们不停的亲吻着,身体不停的碾压着摩擦着,我的* 又开始硬了,她感觉到后就用一只手紧紧的握住并用劲捏了捏,说:“你的弟弟又要搞了,你真行。”我也用手伸到她的阴埠,用指头在阴沟里抠着,那里好象比较干涩,我就慢慢的按摩着,她说不要紧的,不要摸了你放进来吧,我说你那里没多少水,我怕放进去你不快活,她却说:“没事的,你放进来就好了。”我就移动了身体爬在她的腹部,我的* 昂着,在她的阴埠上寻找那温湿的小洞,我也感觉到龟头上的干涩,她用一只手牵引着我的* ,我顶了顶* 进去了一半,我又用了一下力就整个都进去了。

  她的* 的后面则很温和,湿漉漉的,我抽插了几下那里面就全部润滑起来,我伏下身就那么悠闲的动着下体,她好象也不是那么着急,睁开眼望着我说,就这样,你放在里面我们说说话,这样我们带说带动的有十多分钟,我的* 就有那种真实刺激的感觉了,我不得不停止了动作,我不想那么快的完结,我坐起上身,看看我们结合的地方,她的阴埠被我的* 插入的样子很滑稽,象在一个刚出笼的大包子上插上一条胡萝卜,和我我* 接触的部位整个凹陷下去,我用手把她的阴埠腹部推了推,她的* 就翻开来,看到红红的一块肉,我用另一只手指轻轻的挤压着她的* ,按抚着她的阴核,她用手抓着我的大腿,我就动了两下,而手却向上推着她的阴埠,不让她的* 随我的* 带入* 里,随着对阴核的按摩她的* 开始了有节律的收缩,刚开始是一两下且间隔较长,后来就是连着抽畜着,我吸了一口气,镇定下来,忍着不让* 喷发,她开始了抖动,整个腹部在我的* 的跟部作者上下左右的摆动,我只是使劲的向前挺着* ,好让* 能顶着她的* 的底部,她向上挺着腹部,屁股不时的离开床垫,嘴里发出啊啊的叫声,我的手还是在她的阴核上按者,有时挡住了她向上挺立的小腹,碍着她的* 和我* 的接触,她将我的手移开,我便将我的身体支撑在她的身体上,以最快的速度在她的* 里冲闯。

  她的* 包裹着我的* 带动的* 在她的* 里发出渍渍的声音,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我的动作越来越快,每下都能插到她的* 底部,她用双手抱着她向上弯曲的大腿,整个屁股都离开了床垫,阴部对着我* 抽动的方向,让* 尽情的张开,好让我的* 尽情的抽插,她的呻吟声变成了叫喊声,啊,好,快快,我使劲的抽插,她啊啊的叫着,我还是忍着不让我* ,叫了好一会她的喊声又变成了呻吟,她的* 哦顺着我的* 根流到我的两个睾丸上,阴袋全湿了,我知道她已经到了高潮,现在在回味着,我有放慢了动作,两个睾丸一下下的击打在她的肛门处,她的* 由* 顺着向下淌着,淹没肛门流到床单上,她还在恩恩的哼着,我伏下身吻着她,她赶紧和我亲吻着。

  过了一会她说,刚才真快活,我都要死了,那时我都不是我自己了,搞逼怎么那么快活,以前从来都没有今天这样,你太能搞了,到现在你的几吧还是硬的也没有出来。我说你不要说的那么难听,我没出来是我想还要让你快活一次。

  “她说:”本来就是吗,有什么难听的,我这就是逼,喜欢要你的几吧搞的逼,又没有人听到,你还怕丑吗?你累了吧,把几吧放在我的逼里伏在我身上睡会,等会我来搞。“我疲惫的伏下来,她用两手抱着我的腰,用两个指头在我的腰上挤压着,已经酸疼的腰陡然轻松了不少,按了好一会,她突然说你下来吧让我来搞,我一翻身我们就换了一个体位,她动了一下阴部,* 就十分恰当的贴在他的* 里了,我向上望着,她的上身正对着我,两个乳房向下挂者,腰部的肉挤在一起,我用手去按摩她的乳房,她说你不要动要不然我动不起来了,我就停下来闭着眼享受着她的动作,刚开始她还是慢慢的向下,我感觉到我的* 从龟头慢慢向下被她的* 裹着一直裹到跟部,我眯眼望她,她蹲着身体,两手抱在膝盖上让屁股向下闯着,我也不时的巧着屁股迎着她下来的阴部。

  大约搞了几分钟,她已经娇啜吁吁了,我说你下来吧,他就扒在我的身上,我的* 就不时的上上顶着,不让她的* 闲着,一会她说你还是不动吧,你累了,她说着向前挺了挺身体,我感觉到我的* 已经顶到了她* 的最里面,好象有一块肉触击到我的龟头,她把两只手微微支了一下身体,用腰部的力量让整个阴埠在我的裆上做圆周运动,整个阴埠使劲的向下压着,我感觉到我的* 到了从来的没有到的深度,她就那么磨着,我能听到阴毛摩擦的咝咝声,她的* 和我的* 紧密的接触着,我的* 虽然不是在她的* 里运动距离不大,但她的整个阴部都在受力,* 阴核* 都最大的分开压迫在我的* 根部,她加快了动作,嘴里也揣着粗气,阴毛的摩擦声快了起来,我有时也配合着她向上挺着* ,她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她的* 流到我整个下腹,我们腰以下接触的地方全部布满了她的* ,粘在我们的皮肤上,她的叫声月来越大,腰的活动越来越快,我的龟头一会顶到她的* 底部的肉一会儿有离开,她的* 快速的分泌出来流到我的下体,她的手松软了身体全扒在我身上,但她的腰还是那么猛烈的动做着,她嘴里嘬出粗粗的气吹在我的脸上。我使劲的向上挺着* ,龟头去碰着* 深处的那块肉,床发出吱吱的声音,她突然叫出声来,啊,啊、好快活,啊,她的* 急促的收缩着,我知道她快要到性爱的颠峰了,我赶忙抱着她翻了个身,把她压在底下,* 一点也没有滑落,然后就是一连着的抽动,下下着力,次次捣到花心,她娇嘬连连,她的耻部顶着我的耻部,发出碰撞的啪啪声,快速的用力的抽动了一千多下,我终于忍不住的喷发出来,她的* 抽蓄着,象小孩吸奶,似乎要把我的* 吸干,我* 抖动了十多下,就在她的* 里不动了,我趴在她的身上休息着,她也不时的按者我的腰,说,太快活了,我都要上天了。我趴了一会就从她的* 里抽出* 睡了下来。我太累了,她似乎还意尤未尽,在说着她以前的事,我用手摸着她的阴埠进入了梦乡。

  【完】